“家里这么安全,你个女娃为什么还要返回医院呢?”| 新瑞鹏百人百佳方雨蓁

2021-10-26 09:23:36

本期百人百佳访谈嘉宾是来自新瑞鹏上海顽皮家族中心医院虹桥总院的肾脏科&内科主任方雨蓁。

2020年1月,湖北疫情严峻,刚刚从上海飞到台北过春节的一位女性兽医师坐立难安。当时,家中父母坚持让她暂缓返回,“家里这么安全,你个女娃为什么还要返回医院呢?”但她一想起医院里那些汪星人,刚做完摘肺手术的Brikin、皮肤淋巴癌的Whisky、肾衰的CoCo等,内心是一阵又一阵的焦急。面对家人惴惴不安的诸多情绪,她只得努力沟通,真情说服,最后父母要求她立下军令状,一日三次视频报平安,才同意她的决定。面对疫情,她逆行返回上海顽皮家族动物医院,与伙伴们共渡难关,将诸多动物从“鬼门关”拉回来,获得集团“最美逆行者二等奖”荣誉。
 

与她逆行抗疫,勇闯“汪星人鬼门关”不同的是,采访中,她坦然告诉我们,在她刚毕业的那段时间,因内心不能适应“动物安乐死”,她曾遗憾离开这个行业,选择从事公职兽医师。又因为在从事公职兽医师的过程中,跟动物接触,以及治愈动物的过程中,她迈过了“动物安乐死”心理难关,最终成为一名从事小动物临床工作的专科医生。
 
本期百人百佳访谈嘉宾是来自新瑞鹏上海顽皮家族中心医院虹桥总院的肾脏科&内科主任方雨蓁。
 
台大兽医毕业,接受安乐死仍不易
 
小时候,很喜欢侦探故事以及跟生物相关联的事物,因为逻辑性强,加上自己很喜欢小动物,冥冥之中,指引着我选择了兽医专业。长大后有幸进入台湾顶尖的兽医学院,2006年大学毕业,我留校成为一名教学医院兽医师。留校的那段时间,逐渐发现自己对临床很感兴趣,后来进入了一家私人医院。

  
第一份兽医临床工作,让我有了最真实面对一线客户的体验,发现初出茅庐的我其实尚未做好准备。因为学校的临床环境与外面的临床环境有很大不同,私人诊所里可以看到很多未经转诊、未经治疗以及跟客户接触的最真实状态。那时候的我很年轻,对很多事心里都还没有准备,比如所有兽医都要经历的“安乐死”环节。

任何动物都有生存的权利,宠物如何选择你无从得知,但所有生命都值得被珍惜和拯救。遇到动物“安乐死”的时候,我在潜意识里意识到,作为新手的我,还没有办法和资格去支配一个生命。所以那时候的我,对安乐死这个概念非常抗拒。

记得有次,遇到因重症治疗无效即将被实行安乐死的狗狗,自己很于心不忍但又无能为力。至今还记得那只狗最后看我的眼神里那种无助感,这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情绪会容易崩溃,没有办法面对临床工作。主要因为这个原因,我选择了退却,觉得自己无法胜任临床工作。

可能我运气比较好,后面考上了台湾的公职兽医师,相对来说不需要面对那么多临床一线场景。我选择了去台湾的乡下,一个靠海的地方,4年的公职兽医师生活确实非常有趣,有很多跟动物接触的机会,包括偶尔去治疗动物,也带来很多快乐和成长,自己的心态也慢慢产生了一些变化。

记得有一天,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声音,告诉我:“你现在可以了,你的心理状态可以接受安乐死这件事情,你对它有了正确的可消化观念,勇敢地去尝试吧,你可以的!”这个声音让我非常笃定和踏实。也是从那时候起,我萌生了回到兽医临床的想法,开始认真思考我接下来的职业选择。
 
加入上海顽皮家族动物医院

2012年,我在参加一个主题为“台湾兽医师在大陆发展现况”的介绍会议时,遇到一位上海顽皮家族医生担任主持人做报告。听他讲完顽皮家族动物医院在上海的发展情况后,我被深深吸引,后经介绍有幸加入,成为上海顽皮家族总院的一员。
 
据了解,顽皮家族总院这边创立初期也存在蛮多困难,人们的养宠观念和小动物医疗发展没有现在这么完善。源于创始人江碧秀总本身对小动物的喜爱和行业的热爱,因此选择在上海虹桥创办起宠物医院,包括陆续引进台湾医生。随着人员、设备的逐步到位,医院也从原来的初具规模发展到目前的成熟状态。
 
特别难得的一点,2013年我加入上海顽皮家族总院时,工作一段时间后,院内逐渐发展设立起分科的制度。不仅分为内科和外科,内科里还细分为肿瘤、肾脏专科、心脏专科、检验等诸多范围;外科则以软组织、骨科这两项为主。分科是医学发展到较高水平以后的必然需要,可以说医院的发展促使了医学分科,而分科的不断细化,又从不同方面促进了医院的发展,二者互相联系,相互促进。 
 

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毕竟有限,于医生而言,更需要对自己选择的专业方向有所取舍。得益于分科带来的益处,我们可以全身心投入各自的专科领域。顽皮家族的很多医生往往精通于某一分科,凭借丰富的经验以及相应的医疗手段,能让既有的专业知识发挥出最大效用,提高疾病的治愈率,挽救更多小动物的生命。
 
新瑞鹏融合之后,集团也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比方说以前我们只有MRI,现在不仅有CT,还有外科的内视镜、腹腔镜、C形臂,内科诊断比较高阶的B超、彩超等设备,这些方面集团真的给予我们很大帮助。
 
此外,医院也常常给医生们提供外出进修的机会,除了院内的日常培训,也经常邀请台大的教授老师来工作或授课,这对院内医生的成长起到很大的帮助。许多老师虽然在医院短暂停留,但他们在院期间协助建立起很多完善的管理制度,涵盖病房、ICU、病例照顾等专业或非专业行政类的诸多细节,这些事情对医院的管理发展,都带来了很大影响。
 
新治疗方式—神奇的“血滤”和“血透”
 
肾脏伤害,是猫或狗都很容易面临的疾病问题。一般而言,肾脏伤害可分为急性与慢性两大类别,初期几乎显现不出异常,顶多有稍微的食欲下降,或变得比较嗜睡,偶尔呕吐,但这在猫的日常生活中属正常现象。而随着病情逐渐加深,未在早期诊断干预的肾,因为灌流量不足,常容易有尿毒累积在身体里,随着血液流转到身体某个位置时,就容易出现相关的临床症状,如呕吐、拉肚子、食欲下降甚至完全不进食、精神沉郁、脱水严重、体重缓慢但大幅度减轻等;这些看似不相干的症状,都有可能是肾病导致。 
 
肾脏专科里,有个名称叫做“血液过滤学”。血透和血滤是两个有很大区别的概念。虽然它们名称类似,使用的也是同一台机器,但模式有很大不同。血透通常是以过滤的形式,把身体的脏东西、小分子类型的废物和毒素,用一个高浓度往低浓度方向的这个原理置换出来,经历这个机制后,脏东西就会从身体吸出来,在身体毒素相对减少的情况下,动物们的身体就会逐渐平缓,趋于健康。
  
 

而血滤主要是以对流的方式把身体大部分比较脏的中分子,置换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很不一样的概念。譬如有些较难治愈的疾病,很大原因是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的免疫分子,这些免疫分子大部分为中型的分子,它随着血液在身体流动,卡在身体的某个器官或位置的时候,身体就容易出问题。对此,血滤能非常有效地解决在各个器官造成的堵塞,把身体脏东西全部吸走、交换的同时,留给身体喘息和自我修复的时间。
 
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case是只名叫“黑贝”的狗狗,送到医院时已是横躺着无法站立的状态。主人反馈黑贝很喜欢吃白果,考虑到此前大量食用白果确实会对狗的肾脏造成损伤,经详细检查,发现黑贝确已有严重的肾衰,我们马上为其进行血滤。血滤初期指标已有稍微下降,到第3天时,指标发生明显下降,黑贝也由起初的横躺着不能动弹恢复到能慢慢站立起来。
 
正在大家都为狗狗即将恢复的现象激动不已的时候,血滤到第4天的黑贝,又开始出现异常并伴有呕吐和拒绝进食的症状。一般而言,血滤3或4天后,肾指标下降,胰腺炎也会缓和,不应该再有现频繁呕吐的情况。察觉确实存在异样后,医院决定再为它做一次X光检查,经二次核验发现,黑贝的肚子里有一只黄色塑料小鸭子玩具。宠主也大吃一惊,了解到此前宠主家有小孩,黑贝可能因此误食小黄鸭玩具,且因时间跨度较长,误食的塑料玩具已对狗的其它内脏组织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通过血滤将狗体内原先累积的毒素清除后,我们第一时间对狗狗进行手术,将可能造成毒素的“罪魁祸首”-鸭子玩具,彻底清除干净。精心治疗一段时间后,黑贝最终得以康复。并且它非常有灵性,每年回来医院打预防针的时候,刚到医院门口,就直朝着以前住过的病房跑过去,能感觉到它不仅认识这里,还非常喜欢这里。
 
现阶段血滤的应用范围仍有待扩展,随着血滤和血透带来更多更好的疗效,一定会成为未来肾脏类疾病治疗的主要手段。
 
行业快车道上,坚守初心
 
特别喜欢大陆和现有的工作环境,这里有一股很强的生命力深深吸引着我。对比起来,环境的不同,给人的感觉也有差异。台湾的兽医行业整个大环境氛围偏悠闲居多,但也容易让人丧失动力。而大陆目前整个行业在蓬勃发展,充满生命力的大趋势会让人很有拼劲,很有朝气。
 
未来,我想更进一步做好肾脏专科工作的同时,对心脏科的相关知识有更多的了解和熟悉。作为人体重要的两个器官,心脏和肾脏相互关系、密不可分,一方的功能改变往往会对另一方产生严重影响,绝不是简单的泵血和滤过作用。比如,肾脏和心脏都控制着血压,当肾脏排水功能不好,整个身体的负荷量就是含水量过多,心脏也因此负荷过重,接着会影响心肌的跳动,在影响心肌跳动的时候,很多小型狗在老年本来就已经有二尖瓣的问题,心脏负荷的增加,很大风险会引发其心脏的更严重问题,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控制其中一方的健康,另一方的器官也可以得到良好的运转,这样动物们也能维持健康直到老年。
 
顽皮家族总院也有心脏科专家,让我有机会能多向其他医师学习,做好现有肾脏专科的同时,可以往心脏科方面进行拓展。专科之间就像一个团队,我们一起组成一个紧密联系的团体,在相关领域内对宠物进行“个体化”的综合治疗。根据宠物的具体情况有效紧密协同起来,为每一个小动物提供最佳的个体化诊疗方案和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一家宠物医院,最常见的工作,可能是给小动物们注射疫苗,进行绝育手术或者清洁洗澡。其实这样的工作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是一种幸福的事情。因为做这些事情,代表的是这些宠物们有一个愿意为它们生命负责的主人。最担心的,就是有重大疾病或是无法治愈类症状的出现。作为宠物医生,最大的心愿是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量挽救宠物的生命。
 
但有新生,也会有死亡,还是有小动物会在医院里经历自己的生离死别。新入行的兽医像当初的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可能会无法接受安乐死这类事情,但拥有正确的心态很重要,使宠物从疼痛中解脱,也是对宠物最后的疼爱。在通过自己心里这一关之后,再面对工作中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时,年轻的兽医就可以获得更正确的观念和更强大的内心。
 

上一篇:六载雄鹰争展翅,云巅竞逐谱芳华|第六届“雄鹰杯”小动物医师技能大赛总决赛盛大开幕


下一篇:兽医从业18年,他曾向人医二甲、三甲医院学习核磁共振 | 新瑞鹏百人百佳李晓坤

品牌活动最新